我没有事

再见了,

亲爱的......

当治疗师首次步入这个八岁女童的病房时,正夕她父亲了告诉她医生刚下的诊断。父亲虽然担心,但有点措手无策,只好强装冷静。女童表现有礼,但却有些抽离,显得心不在弦。治疗师问她希望谈谈医生的话,还是要做些跟医院完全无关的事-----去一趟“旅 行” 。她选择了後者。随著她的指引,女童,女童父亲及治疗师,扮演离开医院,去到女童觉得最安全的地方。旅程中,她选择了给她力量的「记念品」,扮演了最能给她鼓励的「啦啦队长」…旅程完毕後,女童主动的告诉治疗师她对自已的病的感觉。他们创造了「加油舞」让女童病发时为自已打气,她父亲亦加入,要为女儿打气。最後女童和父亲作了一个深深的拥抱,为对方於这新挑战的支持。

临终病人,感觉到很大的痛楚,止痛药令她陷入半昏迷况态。好友亲朋坐在房里,很静,动作很小,神情很忧伤,就这样静静的呆望著病人。治疗师带领著他们每人向病者说出他们心底的说话,并加上动作配合。我们重覆着这些说话和动作,再将它放大。亲人朋友们开始走近病牀及分享他们和病人的点滴。而病人亦会不时张开眼睛,她的心跳和血含氧度更有所改善。

一个处於戒毒初期,及於年幼时被长期性侵犯的求助者,正跟治疗师谈论他对其侵犯者的感受。他口中说着他已经放下过去,侵犯者对他的情绪毫无影;但他却一直拿著治疗师预先请他选取的丝巾,并把它扭得越来越紧。治疗师指出这现象,并帮助求助人对其处境有新的见解以协助他戒除毒瘾。

我是自己的

啦啦队 

个案分享

Copyright © 2013 Piece of Sky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