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YouTube Classic

Email: info@piece-of-sky.com

Tel: +852 92363037

       +1 323 301 3690 

我沒有事

再見了,

親愛的

當治療師首次步入這個八歲女童的病房時,正夕她父親了告訴她醫生剛下的診斷。父親雖然擔心,但有點措手無策,只好强裝冷靜。女童表現有禮,但卻有些抽離,顯得心不在弦。治療師問她希望談談醫生的話,還是要做些跟醫院完全無關的事-----去一趟“旅 行” 。她選擇了後者。隨著她的指引,女童,女童父親及治療師,扮演離開醫院,去到女童覺得最安全的地方。旅程中,她選擇了給她力量的「記念品」,扮演了最能給她鼓勵的「啦啦隊長」…旅程完畢後,女童主動的告訴治療師她對自已的病的感覺。他們創造了「加油舞」讓女童病發時為自己打氣,她父親亦加入,要為女兒打氣。最後女童和父親作了一個深深的擁抱,為對方於這新挑戰的支持。

臨終病人,感覺到很大的痛楚,止痛藥令她陷入半昏迷況態。好友親朋坐在房裡,很靜,動作很小,神情很憂傷,就這樣靜靜的呆望著病人。治療師帶領著他們每人向病者說出他們心底的說話,並加上動作配合。我們重覆着這些說話和動作,再將它放大。親人朋友們開始走近病牀及分享他們和病人的點滴。而病人亦會不時張開眼睛,她的心跳和血含氧度更有所改善。

一個處於戒毒初期,及於年幼時被長期性侵犯的求助者,正跟治療師談論他對其侵犯者的感受。他口中說着他已經放下過去,侵犯者對他的情緒毫無影;但他卻一直拿著治療師預先請他選取的絲巾,並把它扭得越來越緊。治療師指出這現象,並幫助求助人對其處境有新的見解以協助他戒除毒癮。

我是自己的

啦啦隊

個案分享

Copyright © 2013 Piece of Sky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